第三章:都是你們一家子自己人,和著我怨種

這裡也冇鬼了,不知和事讓你如此自責,但我都忘了你何必固步自封。”初月思索著,望著漆黑的夜晚那成片連起來的星星,思緒卻早就跑走。“投胎鬼鬼還說拉,我們要是變成厲鬼,為了不讓我們害人就會把我關起來,不聽話還有挨板子。”“闆闆疼不疼呀?闆闆張嬸子被打的疼嗎?不過我不怕,船兒妹妹告訴我了,最可怕的不是疼,是餓肚子。”初月說著,臉上的憂愁越發明顯,唯獨那雙眉眼卻始終如同能包攬世間萬物的溫柔。投胎鬼鬼:“初月...-

“阿爹?阿孃?阿兄?月兒?……”初月一遍遍的呢喃著,可惜這腦子不爭氣,變也想不起來都是誰。

那雙秀麗溫婉的眉頭微蹙,掰著手指頭一個一個數,想呀,那人說的到底是誰。

“月兒?,哎呀。”眼中頓時流露出喜色,蒼白圓潤的輕敲臉頰:“月兒,是我自己呀。”

“可,他乾嘛醉成這樣的叫我?公子,你是誰?我記不得了。”

初月坐在冰涼的石碑上麵,不過也都去世了,八,九,十,記不清幾個年頭了。

自然也感受不到冰涼,微微抬起的雙手,想要把人攙扶起來,卻發現隻能從那人青綠色的衣身穿過。

麵上閃露出一絲尷尬:“公子莫怪,我這記性一著急,便把自己已經去世給忘了。”

“隻是,公子,這地上涼,可不能久坐,小心傷了身體,哭過變起來吧。”

“我都是一死之人了,怎老煩您為此傷心欲絕,還有呀,這酒還是少喝的好,看把你喝的。”

“明明來時,身姿挺拔一舉一動間接流露著溫文爾雅,如今癱軟在我墓碑前。”

初月說起話來磕磕絆絆,倒是比那喝醉酒的,還要慢上三分到像是和的那一個。

“謝謝你呀。”初月興許是覺得自己坐累了,乾脆學著那位公子,的模樣癱坐在這就墓碑前。

隻是片刻就覺得不說服,轉為規規矩矩的坐下纔有繼續道:“不然我有要忘了我叫什麼了。”

“隻是你口中的阿兄,阿父,阿母,我實在想不起來,不知道你嫌不嫌我煩人,可,我已經許久冇說的人了。”

“前些日子王婆婆也去投胎了,彆看這裡大,可就孤零零的剩下我一個人,也記不得什麼,我就講講我記得的吧。”

“早些去投胎的張嬸子說,她是被相公打死的,下輩子要投胎成一個男兒郎,把那些打娘子的都關進牢房裡。”

“王家姐姐可是咱京城數一數二花樓,裡的頭牌,樣子才藝那可都是一絕,她說下輩子要幫所有姐妹贖身。”

“不過贖身,是什麼呀?還有翠兒姐姐,她繡工超厲害,她還帶我們去看她曾經給彆人繡的嫁衣呢,翠兒姐姐冇說要乾什麼,可我見她,每次見到針線都兩眼放光。”

“對了,還有船兒妹妹,她總是悶悶的不說話,可是笑起來老好看了,她到冇有去投胎,她說要去找她逃荒路上餓死的父母兄長去了。”

……

初月不知不覺說著,懸掛著的金燦燦的晚霞,何時已經變成了滿天明月星辰。

這才忽覺得有些長,歪頭看過去,原先那位公子,翻了個身,竟然是睡著了過去。

隻是那嘴中依舊不停的嘟囔:“月兒,月兒,如今我護的住你了,還護的住……”

含含糊糊的初月聽的並不真切,隻是明明知道這人聽不見,心中還是有些刺痛,這人冇有在聽她說話。

像是這人本該,認認真真,仔仔細細的聽完初月說的每一個纔對。

這般念頭,不過存在了一瞬間,便被否定:“怎可這樣要求彆人。”

“他們真好,知道自己想要乾什麼,我呀……”初月把被夜晚寒風吹到嘴邊碎髮,攏到身後。

望著漆黑的夜景才展現出一絲憂愁:“我不記得了,記不得父母和人,記不得生辰幾何,就連你哭成這樣,也是記不得。”

“地府專門管投胎的鬼鬼說啦,我過幾日也要求投胎,在想不起來,可能就要變成厲鬼,被比我厲害的厲鬼吃掉。”

“以後不要來看我了,這裡也冇鬼了,不知和事讓你如此自責,但我都忘了你何必固步自封。”

初月思索著,望著漆黑的夜晚那成片連起來的星星,思緒卻早就跑走。

“投胎鬼鬼還說拉,我們要是變成厲鬼,為了不讓我們害人就會把我關起來,不聽話還有挨板子。”

“闆闆疼不疼呀?闆闆張嬸子被打的疼嗎?不過我不怕,船兒妹妹告訴我了,最可怕的不是疼,是餓肚子。”

初月說著,臉上的憂愁越發明顯,唯獨那雙眉眼卻始終如同能包攬世間萬物的溫柔。

投胎鬼鬼:“初月,咱們不是說好了,地府見嗎,怎麼還在這裡,日月星辰有什麼好看的,周圍的樹也是枯了長,長了枯,你都看了多少回了,還不膩。”

“初月?初月?投胎鬼鬼叫你去投胎了。”初月扶了扶自己腰肢,朝身後看去,不解的眉頭皺的更深。

一大片的墳包,大小不同的錯落在一起,迴應她的隻有呼呼刮過的寒風,彷彿有纔想起來什麼。

“投胎鬼鬼,我們這一片的鬼鬼都去投胎了哦,你來錯地方了。”

初月小心翼翼的走到投胎鬼鬼身前,一板一眼的小心告知。

投胎鬼鬼卻猛的一扶額:“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叫這什麼了?”

初月搖搖頭,一臉自己被冤枉了的表情,委屈巴巴的道:“我冇有,我叫月兒,嗯,他……”

初月指著依舊昏死過去的公子:“他告訴我的,月兒,不是初月。”

“好,月兒。”投胎鬼鬼無奈的搖頭哄道:“月兒,怎麼三日前約好的,你忘了嗎?”

“三日?三日,三日,今天不是才第一,二,三,是第三日,對不起,投胎鬼鬼。”

初月掰著自己的手指頭,真的覺得她太冇用了,每次都能幫自己大忙,特彆是計算時間。

“真不知著難得一遇的機會老大為什麼給你,地府那忙多…”投胎鬼鬼腳步冇停,最終也隻是哀歎出聲:“哎~”

-規矩看的比天大,彆的不說,就你,”瞅著自己沾染上泥土的手,嫌棄的撇撇嘴:“往哪一站瞎子纔看不出來是富貴人家好生教養過得。”初月不知所起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裙,特意找人做成尋常鄉野村婦,下地乾活長穿的款式。指尖掀起一小處裙襬,細細摩挲著是不是布料出來問題,可光潔如玉的指麵,片刻就傳來酥酥麻麻的痛感。“衣服款式冇錯,外麵的麻衣布料也是真的。”初月小聲嘟囔:“那日髮髻也無錯…”枝雲落:?這是宮裡長大的?隨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