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:啊,被歹人先一步拐走

姐冇說要乾什麼,可我見她,每次見到針線都兩眼放光。”“對了,還有船兒妹妹,她總是悶悶的不說話,可是笑起來老好看了,她到冇有去投胎,她說要去找她逃荒路上餓死的父母兄長去了。”……初月不知不覺說著,懸掛著的金燦燦的晚霞,何時已經變成了滿天明月星辰。這才忽覺得有些長,歪頭看過去,原先那位公子,翻了個身,竟然是睡著了過去。隻是那嘴中依舊不停的嘟囔:“月兒,月兒,如今我護的住你了,還護的住……”含含糊糊的初...-

窗外不知何時又下了一場薄薄的春雨,乾枯枝乾上連著幾日要開不開的花骨朵,總算展開粉嫩嬌豔的葉片。

淺黃的油紙上泛了層霧氣,四方長桌放餘下方,外側兩腳被磨出些許弧度。

桌上茶盞晶瑩透亮,入水聲清脆悅耳,外壁青竹花紋也隨之現象,並不像改出現在此屋子的物件。

初月坐餘長桌兩側,圓潤之間摸索著茶盞兩側,並冇有要喝的意思,抬眸望向窗外景色。

初月並冇剩下什麼前世記憶,要不是從出生那刻變回來,恐怕連家中爹孃兄長是誰都記不得。

死後為鬼魂的日子,記憶也混沌不堪,一時想起心絞變會如針紮一般,一時忘了,就連剛纔為何而痛都不知。

淺粉色的牡丹暗紋提花綢緞,最是襯十五六的少女。

初月那張藕粉玉雕般的臉上稚氣未消,額頭中間一朵半開桃花花鈿,格外應景,臉頰一抹緋紅,看上去極為嬌羞的模樣,水潤朱唇微微勾起,兩側梨渦也一同顯現出來。

遠遠的望過去,便知是個溫婉,靦腆,的少女。

可偏偏那雙上挑的雙目,垂下眉眼悠悠思索著什麼。

“咯吱~”

眨眼初月便收斂了眼中情緒,巧笑顏顏的看向擅自闖入之人:“這幾日是否安好?”

言語裡滿是眼前人突然過來的擔憂,坐在椅凳上的身軀悄然站起,超眼前之人躬身行禮:“枝公子。”

枝公子,枝雲落,枝家三代裡為數不多養在京城的孩子,也正應如此被枝家的高祖父,高祖母養的隨性跳脫。

“噓…”枝雲落食指落在雙唇見,眼睛下意識瞄向門外:“今晚咱們就能出去,我來囑咐郡主兩句。”

還為來得及點頭示意,初月脖頸處就傳來一陣寒風,麵上不動,脖頸微微側過,就瞥見用啦支窗戶的木櫃從脖頸側飛過。

“碰!”

“關窗戶。”枝雲落默默收回了,原本放在床邊拿木棍的雙手,三步跨坐兩邊變斜靠在椅凳上,雙腿吊兒郎當的疊放在椅下,目光饒有興致的看著初月:“這裡的人不是普通山匪,特彆是你這間屋子,裡三層外三層。”

“望公子莫怪,我也不知她們如何認出我來,惹了麻煩,出了著寨子定向公子賠罪。”

初月迎上枝雲落打量的目光,並不覺得有何不妥。

這些日子枝雲落便是,常常這樣打量她,往日在京中這樣的打量也是不在少數。

枝雲落手背隨意支著腦袋,無趣的挑眉聳肩,空出來的手有一下冇一下的撣去身上,餵馬粘上的稻草:

“你們這些京中養大的小姐,一個個吧禮儀規矩看的比天大,彆的不說,就你,”瞅著自己沾染上泥土的手,嫌棄的撇撇嘴:“往哪一站瞎子纔看不出來是富貴人家好生教養過得。”

初月不知所起的低頭看著自己的衣裙,特意找人做成尋常鄉野村婦,下地乾活長穿的款式。

指尖掀起一小處裙襬,細細摩挲著是不是布料出來問題,可光潔如玉的指麵,片刻就傳來酥酥麻麻的痛感。

“衣服款式冇錯,外麵的麻衣布料也是真的。”初月小聲嘟囔:“那日髮髻也無錯…”

枝雲落:?這是宮裡長大的?隨口一說還真當真?“我們已經如此就不必在意了,今晚聽見屋外鐘聲,有人來接你從另一側下山,切莫亂走,刀劍不長眼。”

“啊?”初月還有疑被枝雲落的後半就好給堵了回去。

“尋常人家不會用兩手指尖提裙襬,還有你那背整天挺著不累嗎?”

初月還真認真思索了起來,半晌才從新抬起頭:“不累呀。”

眼前上說話的人卻已經不見了,就連窗戶也不知何時從新被人打開一條縫隙:“是我反應愚鈍了。”

初月說這見四周無人,屈伸向木門方向行一禮:“枝公子。”

正對著窗外那朵還不容易開的桃花,卻已被人折去。

初月從新端望著眼前景色,自從來到了著寨子,無緣無故的心絞痛變多了起來,準確點說因該是從京城出發開始。

年末剛過了正月十五初月,便被自己的父親和母親告知。

爹,“如今你已及笄也是改多接觸,家中商鋪,田野地租,如何打理也是應習的一二,明日開始你便去尋莊子吧。”

娘,“這一路本就是為了鍛鍊你,回頭你挑兩個信的過的丫鬟,我們在給你選個小廝,便可,一切安排都要聽雲家那小公子的可知?切記此番前期莫要張揚。”

隻是聽著話術和語氣更想“趕人”。

初月並未多想,又或許是有過被自己給否認了。

這一出去,便從正月十六到了二月初一,十來天的路程那也算是常有無阻,唯獨二月初一這日。

眼看著穿過眼前的山路,就到了離縣境內,卻被一股來曆不明的山匪,徹底打斷了原有的計劃。

初月,枝雲落,以及一眾趕路人都被擄來了著關家寨。

聽話些的便把人放了,幫著寨子裡的人打下手,不聽話的便關在一間烏漆嘛黑的屋子裡麵,知道聽話為止。

唯獨初月,她本來混在人群中間,並無什麼特殊,來看守的人非說“你是官家女子。”

絲毫不給狡辯家機會便扔進,如今主的屋子裡,還在那些人並冇做什麼,隻是把她軟禁如此。

一日三餐,糕點茶水每一日少過,甚至還不止從那弄回來了幾件衣全新的裙。

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到了二月十五,窗外的桃花都已經盛開,初月還不止今晚的逃脫是否能完成。

初月細細想著剛纔枝雲落的裝扮,一身青灰色短打衣衫,腰間純白繫帶甚至在腰側打了個花結,頭髮更是束的鬆鬆垮垮,看上去並無幾分可信。

特彆是那一雙眉眼,鬼機靈的一轉,便讓人覺得他在刷花心思,可信冇有,見到的紈絝子弟道往往這幅模樣。

“哎~”想著初月直接歎氣出聲,今日出去的肯微乎其微了,心中缺已經下了定論,隻是…

最後哪句“刀劍不長眼”,領走時啊娘叮囑過,切莫引人注意,她二人出逃何須刀劍,若出不來著寨子,心絞痛的毛病,可如何找到根源?

“咚…”

“咚…”

“咚…”

鏡中人如秋水明月,檀木雲紋髮簪挽與頭頂,墨發被高高束髮,玄色綢帶垂落肩頸兩側。

初月換上於直同色係的衣袍,簡單乾練了許多,大眼看過去到有幾分文弱書生的模樣。

門外人應是有些著急,擅自推門兒如:“郡主,快些走吧,不然來不及了。”

“怎可衣冠不整變出去。”初月不急不緩的說道,指尖還在自己袖口細細整理,那微乎其微的褶皺。

眉眼卻斜睨上門口之人,那人穿著和枝雲落一樣的衣衫,不知是否有意為之,半張臉都藏在黑紗之下,隻堪堪漏出一雙眼睛。

手中長刀卻隱隱閃著寒光,仔細看去還有著星星點點的血漬,為來得及清理乾淨。

初月眸中閃過一瞬間的狐疑,心中確是多了幾分驚恐,轉過身時依然恢複了往常的溫柔恬靜模樣:“走吧,公子如何稱呼?”

“李,叫我李二就行,快些慢了被髮現就下不了山了。”李二語聲音了滿是不耐煩,先一步往門外走去。

初月笑著應下腳步跟了上去。

昨日夜晚剛下的雨,關家寨又處於山林之間,屋外的泥土路一踩便是一個泥腳印。

冇走幾步,初月便決定自己鞋底平白增加了一公斤的重量,身高都要長高幾厘米。

“李二公子?咱們這是下山嗎?”初月看著四周景色還是不忍發出了疑問。

原先初月被囚禁的院子還算寬敞,坐在屋子裡還能看見遠處四周山林的景色,看著眼前的小路。

地麵竟然還有著淺淺一層積水,往兩側看去,一麵是近乎垂直的山壁,另一側隻要稍有走不穩,便可掉進深不見底的斷崖。

身後之見從房屋裡映透出來的燭光,先今也如引火蟲大小。

“郡主,快些走吧。”李二聽見聲音頭都冇回。

初月抬手揉著自己有些痠痛的肩膀小臂,已經放柔的語氣染上了哭腔:“李二公子可否歇一歇,腳有些痠痛。”

初月那雙眼睛瞬間染上了水霧,眼巴巴望著眼前,因為氣惱轉過半夜頭來的李二,淚珠含在眼眶裡說掉變掉。

眼前除了李二那張幾乎與夜色容為一體的那張臉以外,竟然看不到半點光亮,銀色月光在前方不遠處都暗淡了不少。

初月超眼前之人漏出來一個歉意的微笑我,腳見不動聲色的退後了半步,餘光卻死死飄著拿帶著血漬的長刀。

“殺!殺!殺!”

身後寨子突然傳來聲聲,廝殺喊叫聲,初月卻來不及轉頭看身後發生了何事。

李二手中的長刀轉眼變態道半空中,直逼初月麵門而來。

“你是誰?”初月之間帶上了哭腔和眼前人說話,轉出來的眼淚水間奪眶而出,眼耳染上一片淡粉。

手心卻反手抓主藏於袖口的冰涼劍柄,劍身順著手腕魚貫而出,刹那見變先一步道了拿李二脖頸一側。

眼淚卻是怎麼都止不住了:“阿爹,阿孃冇說,我,我來尋個莊子還有人刺殺呀,誰,誰叫你來的?”

初月哭的說話都開始結結巴巴的,看眼前人不說,手上握著的劍,還是自覺的在李二脖頸上劃出血痕:“真劍,這是,真劍,不是,不是,假的。”

-安好?”言語裡滿是眼前人突然過來的擔憂,坐在椅凳上的身軀悄然站起,超眼前之人躬身行禮:“枝公子。”枝公子,枝雲落,枝家三代裡為數不多養在京城的孩子,也正應如此被枝家的高祖父,高祖母養的隨性跳脫。“噓…”枝雲落食指落在雙唇見,眼睛下意識瞄向門外:“今晚咱們就能出去,我來囑咐郡主兩句。”還為來得及點頭示意,初月脖頸處就傳來一陣寒風,麵上不動,脖頸微微側過,就瞥見用啦支窗戶的木櫃從脖頸側飛過。“碰!”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