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:哭著要要殺你

猛的一扶額:“你是不是又忘了自己叫這什麼了?”初月搖搖頭,一臉自己被冤枉了的表情,委屈巴巴的道:“我冇有,我叫月兒,嗯,他……”初月指著依舊昏死過去的公子:“他告訴我的,月兒,不是初月。”“好,月兒。”投胎鬼鬼無奈的搖頭哄道:“月兒,怎麼三日前約好的,你忘了嗎?”“三日?三日,三日,今天不是才第一,二,三,是第三日,對不起,投胎鬼鬼。”初月掰著自己的手指頭,真的覺得她太冇用了,每次都能幫自己大忙,...-

“你不說?”身後喊殺嘶吼聲不斷,刀劍相擊陸續傳入耳中,初月不敢再有絲毫猶豫,原本委屈的哭腔代裡一絲威脅。

劍身劃過脖頸一側,鮮紅血液瞬間染紅了,原本泛著銀光的長劍。

“我殺人了?殺人了?…”初月自己都有一絲不可置信,嘴裡不停的嘟囔著,她本就是養在京成裡,金枝玉葉,千嬌萬嬌,郡主。

母親是當朝皇帝一母同胞的親姐姐,父親雖無官職傍身,家中產業也是遍佈錦朝,大大小小各地。

哪怕自幼習武,也未在彆人麵前展露出來分毫,如今親手殺掉一人難免會慌張。

雙腿卻不受影響,一腳把還未來得及倒下的李二,踹入斷崖。

來不及害怕,換身看著身後場景,原本燭火,不知何時已經火光沖天,滾滾濃煙沖天而上,遠遠看去稻草房屋化坐橘紅色“光團”。

就連傳進耳點的廝殺聲,都在漸漸降低。

“枝雲落。”初月下意識脫口而出,他本就和自己起尋商鋪這件事無關,買母親一個人情全程陪同而已。

要他稍有不慎,初月如何像枝家的二老交代。

這樣想著初月便往原先住處走去。

關家寨內

“呸!什麼玩意還像殺小爺。”枝雲落站於桃樹之下,身後烈焰隨風舞動,如地獄爬出來的一條惡惡龍纏繞在房屋之上,試圖吞噬周圍寂靜,熱浪隨著一縷風,熾烤著都有人。

片刻的功夫,枝雲落惡額頭便已經佈滿密密麻麻的汗珠,裹挾著不知和人的濺到他臉的血液,順流直下。

一把長刀歪歪斜斜的抗在肩頭,,依舊是街頭混世魔王的樣子,輕蔑的掃視著眼前虎視眈眈的五人。

渾身上下卻是透出一股肅殺之氣,光是看著,就要仔細思索,那刀下一瞬會不會從自己脖頸出切過。

枝雲落見眼前人幾人冇用動作,他也被熱的也不想動彈,乾脆嘴貧幾句:“咱們談談條件,你們還是殺關家寨的人,大可,可以走了,著寨子裡冇剩下的了。”

“我也是被拐來著寨子的,按理來說咱們因該統一戰線,我還能告訴你們關家寨能打的今天都去哪了,你們還能找自己主子邀個功,不是?”

下麵五人麵麵相覷,似乎是有些認同枝雲落嘴裡說出來的話的,幾人相□□頭示意。

“這才…”對嗎,枝雲落後麵要說的話直接鯁在喉嚨裡,五把大刀竟齊齊朝他迎麵而來。

枝雲落後知後覺的怒吼出生:“狗膽包天了!”

厚重大刀此時在他手上輕巧的就如同一支筆,攬在身前,說話的功夫變擋下最前麵一人的刀刃。

反手一刀,沿著那人腰身橫切而過,眨眼間血液飛濺,枝雲落來不及閉眼閃躲,腳尖輕點樹乾一側,空出來的手趕忙抓住延伸出的枝乾,翻身一躍站與桃樹之上,三兩三遍爬到頂端。

“我身後哪屋子裡麵的小呆子呢!彆說她死,就是嚇掉兩滴淚,劃破一個小口子,你家主子九族都要悄無聲息的全冇。”

枝雲落幾乎是咬著後槽牙說出來的話,垂落在一側的手臂控製不住的顫抖,僅漏出來的手臂早已青筋暴起,刀劍上的血珠也因著平凡顫抖速速滾落。

“說話!說話呀!”枝雲落仗著自己站在高處,迅速打量這個寨子的“景色”,不止此處,寨子裡但凡雙目可看到之處,早就一片橙光。

一隻螞蟻想要從中爬出去,都難免要燒掉一層皮,何況是活生生一個人,養在閨中,恐連殺雞,都為見過的小姐,往日了見的最多的火,也隻有屋內取暖的銀碳了吧。

枝雲落望著眼下景象,心中早已有了**不離十的猜測:“嗬。”掃視著下麵還試圖爬上來人,不由笑出聲。

眸中一抹陰鬱刹那間霸占了他證據身體,活脫脫的如同剛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:“都給我下去陪葬可好?”聲音溫柔繾綣,如哄孩童一般,特意拖長了尾音。

話音剛落,枝雲落從樹頂一躍而下,輕巧的踩在一人頭頂。

隻聽“哢嚓…”兩聲,他便抬腿踹開,腳下搖搖欲墜劇正要倒下之人,飛撲上前,刀尖直入一人心中出。

一套動作下來行雲流水,不過是霎那間的功夫,另外兩人才堪堪反應過來:”彆急,都有份。”枝雲落歪頭淡淡一笑,麻利的抬腳把屍體從自己刀上踹下去。

“枝公子?枝公子?啊…”初月叫的聲音不大,但也能隱隱聽出吼中乾澀,被從側邊突如其來的火焰給嚇的往一旁側去。

乾淨整潔的衣袍,因著不熟悉道路,一路上為躲避火焰冇少摔跤,袖口膝蓋沾滿了灰塵,和少有不注意留下的燒痕跡。

束好的髮絲此時也依舊淩亂不堪,緊握著在手裡的劍,劍身處佈滿蛛絲狀的血痕,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同樣蒙麵的人,手起刀落竟也變的熟練。

雙眼早就不同剛開始因為害怕不短流出眼淚,隻死死盯著眼前一同愣住朝自己看過來的三人,才暗暗口氣。

那也隻有片刻,轉瞬的功夫初月手中劍身已經穿刺進一人心臟,乾淨利落的拔出,側身躲過另一人閃著盈盈寒光的刀,不疾不徐的道:“枝公子安好,變好,要留一個活的嗎?”

“枝公子?枝公子?”初月見冇人回答連著叫了兩聲,握劍的手背於身後,時不時還要躲著,朝自己名門來的刀。

四周都是為燃燒殆儘的火堆,一而再再而三的推下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那雙溫婉的眉眼已隱約一些不滿。

枝雲落在纔好像被人叫會了魂:“哦,殺了就行。”說完才反應過來,和自己說話的人誰是,不由發出疑惑:“你,會武?”

“可?”初月直接忽略了枝雲落後麵的半句不解的說道:“這些人用的軍中刀法,因該是衝你來的,確定?”

問也白問,眼前的人已經被她下意識的一劍刺入胸口:“呼~”初月長歎出口氣,手掌下意識就脫了力。

“冇了,冇,徹底冇了…”懸在頭頂搖搖欲墜的刀劍徹底消失,初月這些小聲安慰著自己。

這一路上都是如此,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個了,一人冇了,有來一人,轉身的功夫便又可能碰見,如今纔敢鬆懈半分。

藏在袖口中的指甲,缺始終不敢鬆開一件被掐爛的內襯一角,才能勉強站站直身體,抑製著自己不好顫抖。

空出來的手還是下意識的去整理,散落在額前的碎髮,因為打鬥閃躲褶皺的衣服。

低下的腦袋從新抬起時,又是唇角微勾,笑意盈盈的模樣,好似不在烈火紛飛腳下屍體遍佈的關家寨,而是春意正盛的園子裡。

“枝公子,是否,下山?”初月放慢了語速,試圖不讓眼前人聽出一絲一毫因害怕而帶來的顫抖著的哭腔:“能否,不要把,今日隻是外傳?”

枝雲落擔憂上前的腳步頓到了一半,斟酌半晌才道:“郡主,先下山吧。”

次日

太守府一旁,四四方方的小院,落日餘暉灑在隨風自動的簡陋的鞦韆上。

初月不知中了哪方麵的邪,竟鬼使神差的做了上去,暖陽瞬間全打在一抹翠綠色的衣衫上,白色織錦鞋藏在下方,似有若無的晃著。

“咯吱…咯吱…咯吱…咯吱…”

著鞦韆本就年久失修,突然多了一個人的重量,每動一下都要和懸掛著它的懸梁發出聲響來。

初月並不覺得著有什麼心煩的,隻是指尖包裹在寬大的袖口了抓著兩遍麻繩,呆呆望著被山頭遮擋住的半輪太陽。

照在人身上依舊暖洋洋的,“因該還需要些時辰才能回來。”初月自言自語著,腦袋歪斜著依靠在麻繩之上。

眉眼這才帶上那麼些許發自內心的笑意,慢慢舒展開來,和往日了好似是兩個人一般,仔細看去也隻多了鬆散,愜意。

枝雲落:“郡主會武怎麼不早說,恐我害你?”

初月停止上空突如其來的聲音,赫然坐直了身體,條件反射的起身朝麵前躬身:“枝公子,莫要打趣我了,昨夜的請求還請枝公子答應。”

找尋了半晌,初月才從這院牆上看見,橫躺在上麵的枝雲落。

著院牆真高呀,高到比她京中郡主府的院牆都高,明明隻是一進一出的狹小院落。

“答應便是,你還未說,你為何會武,卻要瞞著。”枝雲落躺在院牆上語氣相當隨意。

“謝過枝公子。”初月望著上方竟漏出羨慕之情:“阿爹阿孃說,女子習武傳出去不利於日後名聲。”

“那你又來找我,你習武之事不就完全暴露了,完全可以躲著。”

“阿爹阿孃讓我信你,幼時他們便說,一生能遇見的可信之人不多,要有變不能讓他們陷入危機中,特彆是應自己而產生的。”

“你倒是,長公主和駙馬爺養的好‘孩子’聽話,改日他們賣了你,你都要覺得就該如此。”

初月自動忽略了傳入耳中的話,隻是心裡依舊被刺的有些酥麻,問道:“關家寨的事可全全告知太守?軍中刀法衝我,你二人來的,如此大動靜,若不察清楚,如後恐難又清淨。”

枝雲落無趣的搖搖頭,從牆上翻而下:“告知了,我就是不明白,他們為和要讓一讓把你帶到偏遠地方,聽見了外邊動靜在殺,還有關家寨,不利用你的身份勒索一筆,反倒好吃好喝的供著?”

“枝公子因該去問那些山匪,蒙麪人,問我有和用。”初月訕笑著說道:“我不過是一個養在閨閣中的女子,明日還要外出,我先回房了。”

初月自然知道枝雲落最後那問題是衝她來的,可她也不知改怎麼回答,隻能裝坐不懂。

畢竟不止關家寨還是蒙麪人都實在蹊蹺,她自己都能猜測出,這事能和她脫去了幾分關係,無非是一時猜不出。

枝雲落看著漸漸消失在視線中的背影,隻覺得有趣,京城中閨閣女子的典範,世人盯著,習武卻從未有半點風聲漏出。

即使傳出去也無傷大雅,她卻積極重視,一言一行皆是恪守有禮,待人待物溫和端莊,詩詞歌賦掌權管家,無一樣不精通。

像個,畫本子裡所描述的,平日裡相處也像,木匠雕刻出來的木頭人,規矩道了極致,絲毫汙點都不許出現在她身上。

就連些許的放鬆,隻是側靠在鞦韆麻繩上片刻。

“真的有這樣的人嗎?”枝雲落聽家中二老描述的時候邊有著疑問,相處了些時日也揪不出一處錯來。

官宦人家培養兒女,道初月這般程度的可是獨她一份,難免不讓的人好奇。

-便把人放了,幫著寨子裡的人打下手,不聽話的便關在一間烏漆嘛黑的屋子裡麵,知道聽話為止。唯獨初月,她本來混在人群中間,並無什麼特殊,來看守的人非說“你是官家女子。”絲毫不給狡辯家機會便扔進,如今主的屋子裡,還在那些人並冇做什麼,隻是把她軟禁如此。一日三餐,糕點茶水每一日少過,甚至還不止從那弄回來了幾件衣全新的裙。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經到了二月十五,窗外的桃花都已經盛開,初月還不止今晚的逃脫是否能完成。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