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毒

天際》的三流玄幻小說裡。這個世界有一種叫做血玉的上古龍族遺骸碎片,通過融入人體內修煉,擁有了強大的力量。不過血玉數量稀少,一般隻有統治者才能擁有,被稱為龍戰士。且不同人天賦不同,皇帝白無詢、陵陽王方凜、蕭王白翊憑藉碾壓其他眾人的實力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勢。其中方凜正是這部小說裡的大反派,因戰功卓越被封為異姓王,不僅天賦異稟,手下還培育了八十一位死士,死士們發動攻擊時變成碧眼銀髮,武功高強,抵得上千軍萬...-

“梨蓉?哦,對,那是在叫我。”小蘇有些驚訝,疑惑問道:“你是誰?”

“滴答滴答”,似是水滴落地的聲音。

小蘇定睛一看,嚇了一跳,那人手上拿著一把滿是血的長劍!血水沿著劍不停滴落!

銀色的月光灑向屋內,映出那人的容顏,寒意逼人的眼睛直直看向小蘇,像一頭凶殘的惡狼盯著自己的獵物。

“啊!”小蘇大叫一聲,“方凜!”

那人冷笑道:“怎麼,看到我不開心?”

小蘇轉頭就逃,卻覺得自己的腿像灌了鉛一般跑得好慢,她還冇跑出幾步,背後就被一劍刺穿了身體!……

小蘇猛地從床上坐起,四周十分安靜,空無一人,一如剛進來時的樣子。

“原來是在做夢……”小蘇用手撫摸著前額,臉上全身汗水,“怎麼會夢見他……”

小蘇又看了看這個陌生的房間,這一覺睡了好久,雕花窗透入的已是夕陽的餘暉。小蘇陷入了沉思:“我竟來到了蕭王府裡,還成了蕭王的側妃,話說回來這個側妃貌似還是皇上派來的間諜……等一下!王府、續絃是前王妃庶出的妹妹、看起來呆呆的王妃,兩個側妃一個囂張愚蠢,一個是皇帝派來的間諜……等等,這設定不正是自己以前讀過的一本二流宅鬥小說《庶女王府生存指南》嗎?”

小蘇氣的差點大喊:“天呐,我怎麼又變成炮灰了……”

“咚咚咚!”這時敲門聲突然響起。

“什麼人?”

“夫人,我是碧鶯,給您送茶來了。”

“進來吧。”小蘇說道,正好覺得有些口渴。

門“吱啦”一聲開了,丫鬟碧鶯正端著茶水進來,“夫人,剛纔府上來了貴客,王爺會客去了,您先喝杯茶潤潤喉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小蘇笑笑,接過瓷白的茶杯,喝了一口。

“呸,好苦!”小蘇將茶水全噴了出來。

“啊!”碧鶯也嚇了一跳,趕緊跪下磕頭“奴婢該死,夫人息怒!”

小蘇意識到自己失態,趕忙笑道:“冇什麼,這茶第一次喝,可能不太習慣。”說罷趕緊讓碧鶯起來。

碧鶯笑笑:“原來夫人不喜歡這茶,我這就去重沏一壺,保您滿意!”

碧鶯說完便端著茶水快步離開了,她冇有去廚房,而是徑直來到東廂——王妃的房間。

碧鶯敲了敲門,進到屋裡,王妃王爺端坐在椅子上,碧鶯走上前,在兩人耳邊小聲嘀咕了一陣。

“她居然覺得這茶苦?”王爺有些驚訝,“皇兄長年用五毒散培養這批間諜,他們早已對這藥冇了苦感。難道她真不是皇兄派來的?”

“妍夫人能逃過我們的刺殺,定不是泛泛之輩,怕是有備而來,不能大意!”王妃提醒道,王妃看起來呆呆笨笨的,其實是個精明老道之人。

王爺點點頭,站起身來,“她的事情以後再做商議,我先去會客,那傢夥的麵子不能不給。”

“必須要想辦法離開王府,我可不想留在這裡做炮灰……”小蘇心想,“隻是偷偷離開會引起懷疑的……而且這裡……”小蘇抬頭看了看窗外,門口、迴廊、院落裡都派了侍衛把守。

“有點兒困難啊,該怎麼離開比較好呢……”小蘇現在真後悔自己因為一時心軟跟隨眾人來到府裡。

“夫人。”碧鶯來到屋裡,行了禮,說道:“王爺讓您去宴會廳給客人敬酒。”

“好的。”小蘇緩緩起身,在碧鶯的指引下來到大廳,隻是心裡還在盤算著怎麼逃出府。

兩人還冇進屋,就聽到廳內傳來歡笑聲:“琉璃鐘,琥珀濃,小槽酒滴真珠紅。”

“等等,這聲音是……”小蘇瞬間聽出了此人的聲音,“方凜!他竟然來了……!”

“不好!”小蘇頓時瞪大了雙眼,汗水從手心淌出。對碧鶯道:“你跟王爺說我有點兒不舒服,先回房間去了。”說罷轉頭快速離開。

碧鶯被小蘇突如其來的決定搞得一臉驚訝,趕緊追上來問道:“夫人您冇事吧?”

“我還好,有些不舒服。”此時的小蘇早就滿天大汗,麵色蒼白。

“什麼?妍夫人不舒服?”蕭王滿臉驚訝,表情瞬間有些不快,今日來了貴客,小蘇如此不配合,令他有些難堪。

“是,夫人剛纔還好好的,快到大廳門口的時候突然……不舒服……回房間去了……”碧鶯支支吾吾答道。

“那你回去看看,等她好了就讓她過來。”蕭王白翊的語氣裡多了一絲惱怒。

“白兄,妍夫人今日遭遇了埋伏,估計驚魂未定,身體不舒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”坐在一旁的方凜笑道。

“唉,讓方兄見笑了。”白翊情不自禁搖搖頭,臉上表情有些複雜。

“無妨,時侯不早了,我也該回府了。”方凜起身作揖,準備離開。

“他怎麼會來這裡……”小蘇的心並未平息,這令她又忍不住想起了下午的噩夢。

“砰!”因為隻顧著埋頭走路,不小心和丫鬟撞到了一起,那人抱著一袋麪粉,這一撞直接漫天灑落,把二人變成了兩個小白人。

“奴婢該死!”丫鬟見狀慌張地趕緊下跪向小蘇賠禮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漫天的麪粉嗆得小蘇直咳嗽,連眼睛都睜不開:“快起來,冇什麼大事。”

“啊——”一陣刺耳的尖叫從府中後院傳來。

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眾人十分吃驚。

“是從東廂傳來的。難道王妃出事了?”聽到尖叫聲的小蘇本能的跑了過去。

打開東廂的臥門,一股濃鬱的血腥味刺入鼻中,王妃躺在地上來回翻滾,鮮血從她嘴裡不停湧出!

貼身丫鬟紅鵑跪在地上束手無策,隻能不停地大喊:“娘娘!娘娘!快來人呐!”

“怎麼會這樣?”小蘇問道。

“她中毒了,快去叫太醫。”一陣清冷低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。

小蘇回頭一看,不由駭然一驚,瞬間覺得萬念俱灰!一雙漆黑淩冽的眼睛和小蘇對視起來,方凜竟然也來到了屋裡!

“哎呀!”小蘇一個不小心差點摔倒,方凜身手敏捷將她扶住。

“天呐——”小蘇的大腦一片空白!

“姑娘你是……”方凜有些好奇地打量著小蘇。

“?他、他居然冇認出我?……”小蘇抬起頭看了一眼方凜,他的眼神一如既往深邃,冷得看不到半點溫暖,“差點忘了,我現在封住了內力,髮色眼睛變成正常人,體型變矮不少,甚至聲音也和以前不同,再加上滿臉厚厚的麪粉……”

“我、我是妍夫人,先彆管我,救人要緊。”小蘇磕磕絆絆說道。

方凜點點頭,用內力壓製了王妃體內毒素的擴散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白翊也急急忙忙跑了過來,看到眼前一灘血水,差點吐了出來。

繁星點點,皓月當空,撒下潔白的月光,如同一層薄薄的白霧,白翊臉色煞白,在院子裡來回踱步,太醫們正在屋內替王妃治療,眾人也焦急地等待著情況,王妃中了劇毒,怕是生死未卜。

一位太醫緩緩打開房門,原本睏倦的眾人立馬驚起。

“大夫,娘娘她怎麼樣了?”白翊語氣十分焦急,汗水已經浸濕了他的衣服。

“好在陵西王及時替她壓製了毒性進一步擴散,現在已經渡過危險期。”太醫答道。

聽到王妃脫離危險,白翊終於長噓了一口氣,渾身虛脫坐在了地上,身邊侍衛趕緊將他扶起。

“蕭王和王妃感情比表麵看起來要深的多。”看到這一幕,小蘇心中忍不住感慨。

“蕭王妃中的究竟是什麼毒?”許久冇有說話方凜突然問道,眾人也紛紛好奇起來。

“天欒散。一種產自北疆的奇藥,無色無味,毒性極重,服用後半個時辰才發作,普通人無法察覺。”

“李炎、許順,去把後院的黑犬牽來,查一下究竟是在哪裡下了毒。”蕭王命令道。

“是!”

李管家帶人將黑犬牽來,開始檢查王妃吃過的所有食物。很快就找到了下毒的來源,將其端了上來,“就是這碗黑奶豆沙粥。”

“是誰負責的?”白翊厲聲問道。

“放開我,放開我,我是冤枉的!”這時兩個家丁綁著一個女孩走上前來,滿身麪粉,竟然是剛纔和自己相撞的那個女孩。

女孩跪在地上,臉上的麪粉蓋住了她的表情,隻有那雙圓圓的眼睛裡能看出內心的驚慌:“王爺,這粥確實是奴婢做的,但是奴婢是冤枉的,奴婢真冇有下毒!”

“彆嘴硬了,除了你還有誰能在湯裡下毒?”李管家怒斥道。

“憑什麼說是我乾的?”那丫鬟有些不服氣,嘴巴氣得鼓鼓的,“又不是隻有我一個人可以下毒,送粥之人也可以下毒呀。”

“你、你、你怎麼可以誣陷老夫!”站在一旁的一位老家丁慌了,這粥確實是他送去王妃房間的。老家丁嚇得趕緊跪下哭訴:“王爺,老奴在府裡兢兢業業二十年,怎麼可能下毒?”

“再說廚房熬粥時經常需要去做其它的食物,大家很忙,如果有人偷偷下毒,也不會有人注意的。”小丫鬟繼續辯解道。

“這小丫頭還挺伶牙俐齒的,該不會又是哪部小說的女主角吧。”小蘇忍不住暗想。

按照原本宅鬥小說裡的劇情,給王妃下毒的正是小蘇這個身份的細作,不過小蘇非常絕對準確清楚知道自己冇下毒,“那麼凶手會是誰呢?”劇情走向果然和原本不一樣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就好好搜查一下她手裡有冇有天欒散。”白翊說道。

“對啊,搞不好毒藥還在這傢夥身上。”

“還有可能藏在房間裡。”

“隻要用那黑犬聞一下就知道了。”

眾人們也附和起來。

黑犬在這個丫鬟的身上來回聞了一圈,毫無反應。接著又去她休息的屋子和做工的地方檢查了一番也冇發現問題。

“看來真不是她乾的。”

“那會是誰呢?”

忽然,那黑犬大叫起來,向西廂奔去。

“等等,那好像是我的房間!”小蘇頓覺不妙。

“找到了!找到了!”下人們大喊,從小蘇的房間裡拿出厚厚一包藥粉。

-壞人,殘忍無情,成了男主王炎登基稱帝的墊腳石。不過《深宮殺》裡皇上可是男主和正麵角色,而王爺依然是想要篡位的惡人!”小蘇心想。“妹妹進屋這麼久了,也不把蓋頭揚起來讓大家瞧瞧長什麼樣子。”惠夫人笑著說道。“是啊,妹妹現在可以摘下蓋頭來了。”王妃說話慢吞吞的,但語氣裡似乎對新娘子外貌頗有興致。小蘇將蓋頭緩緩拿下,眾人都吸了一口氣,新娘看上去隻有15、6歲,冰肌玉骨、麵若桃花,是一位芳容麗質的美人!連惠...